天堂岛娱乐平台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天堂岛娱乐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天堂岛娱乐 > 唯美背后的阴暗面

唯美背后的阴暗面

时间:2017-08-04 作者:未详 点击:

  摆拍已成产业链
  
  最近,有媒体爆料,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家野生动物摄影基地能为摄影师们提供珍贵的拍摄对象、舒适的拍摄场景,以及专业的动物摆拍服务,免去摄影师们风餐露宿之苦。
  
  想拍孤狼站在巨石上君临天下的架势?不用等,饲养员这就给你把狼抱到石头上去,还能命令它保持姿势,直到你拍到满意的片子为止。想拍野生狐狸在雪地里追跑打闹的场景,还要画面唯美?简单,把驯养的狐狸放在地上走几步,雪花可以手動添加,想要多唯美都行。
  
  这家野生动物摄影基地可提供的动物模特还有一头黑熊、5只美洲狮、20匹狼、46只狐狸、一头野牛,以及各种小动物。同时还会在现场配备专业的野生动物造型师(饲养员),他们全程跟拍,保证顾客人身安全的同时还能提供各种指导意见,让顾客能快速找到最佳拍摄角度,避免出现穿帮镜头。半天拍出一组好片不成问题。如果是野生动物摄影新手,听听他们的意见,胜过去野外待半年。
  
  摄影师在摄影基地拍摄的作品
  
  而且这里还实行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比如单拍一只狼,每人每小时收费255美元;如果组团去拍,每个人收费1000美元,有两天时间让顾客打开思路尽情拍,还提供食宿,保证每个顾客都宾至如归。甚至一些特殊场景也都是明码标价的,比如想拍“一群狼吃一头鹿”的画面,每人收费425美元。
  
  正是依靠这些专业而体贴的服务,这样的基地摆拍迅速发展成一项产业,其中的佼佼者早已声名在外。
  
  英国主流媒体《每日邮报》就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过一组“狼失其鹿,熊狼大战”的大片。经热心群众“打假”后曝光的真相是,照片是在摄影基地里拍摄的,鹿是人工摆放的死鹿,狼和熊也都是经过训练的,这是刻意安排上演的一出“打戏”。
  
  野生动物已“成精”
  
  摄影圈的这些套路被曝光后,很多野生动物迷纷纷义正词严地指责,大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居然连这么珍贵的野生动物影像都可以“量产”了。但是讲句公道话,这种现状并不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因为野生动物摄影造假不是今天才出现的,这种现象也不是个例,虽说算不上泛滥,但肯定比公众想象的要多很多。
  
  比如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有一部响当当的片子《冰冻星球》(2011年),其中一集播放北极熊妈妈照料刚出生小熊的片段,主持人声称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拍摄的,但事实上却是在德国一家动物园内拍摄的。对此,该片主持人大卫·艾登堡则回应,称从技术角度来说,有时候需要“像拍电影那样”拍摄纪录片,以免“破坏为观众营造的气氛”。这样的拍摄手法也不是秘密,早在2001年,BBC《蓝色星球》纪录片展现龙虾在大西洋中产卵的场景,实际上是在英国威尔士北部一座海洋公园内摄制完成的。
  
  再比如2009年,西班牙摄影师路易斯·罗德里格兹凭借他拍摄的一匹越过栅栏的狼,被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评为“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事实上,这张照片里的狼是人工驯养的,根本不是“野生动物”。真相被揭穿之后,他的“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头衔也被收回了。
  
  飞溅
  
  再比如,2011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年度摄影大赛中,印尼野生动物摄影师史克黑·格赫凭借一幅名为《飞溅》的作品夺得自然类摄影一等奖及最终大奖。《飞溅》中,雨点有如飞箭般击打着一只落在野草茎上的蜻蜓。作者在摄影注记中把故事说得很动人:“原本并未特别留意这只蜻蜓,天降骤雨,当时犹豫是应该去躲雨保护相机,还是继续捕捉这难得的光与影的唯美时刻。”评委们的评价也很高:“这张照片赋予了蜻蜓类似于人的品格。”“你几乎能对这只蜻蜓的遭遇感同身受。”……要不是评奖结果公布后外界对《飞溅》的质疑声不断,恐怕连作者都信了自己说的那一套,忘记照片中的骤雨是他请人在旁边喷水制造的人工降雨。然而回到作者本身,史克黑·格赫身上的故事简直能写一本《野生动物摆拍指南》,他的作品是集野生动物各种奇异姿势于一身的稀世之作。流传于世的著名画面有野生蜥蜴捕食蟋蟀的瞬间(其实蜥蜴是他的宠物变色龙,蟋蟀是市场上买回来作饲料的肉蟋,而他自己则“为了这个瞬间等待了40分钟”)、青蛙对镜头竖中指以示“愤怒”(事实是这只从宠物市场买来的南美洲红眼树蛙的“中指”在拍摄时被架在一根凌空的细线上,作者后期把细线“抠”掉了)、壁虎跳迪斯科(事实上也是宠物模特+细线造型+后期处理的成果)……不知道他这么费心给“野生动物”摆造型累不累,估计那些被他反复折腾的动物是活不久了。
  
  自史克黑·格赫成名后,地处热带、生物资源丰富的印尼陆续诞生了许多“优秀”的后继之人和为世人“称奇”的野生动物摆拍作品,其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要数摄影师帕尔梅。早在2013年,27岁的帕尔梅入行仅6个月,就凭一张树蛙撑叶子伞躲雨的照片刷遍各大媒体的头条,很多人看了这画面都表示很可怜那只在大雨中摇摇欲坠的体长只有5厘米的小树蛙。
  
  这只小树蛙的确值得同情,因为它的造型是遭受无数次折磨无力反抗后被摆出来的,叶子伞是摄影师插上去的,连雨水也是人工制造的。对此,帕尔梅表示,这一切都是天作之合,是他在邻家院子里散步时发现的,当时,这只青蛙足足坚持了30分钟。
  
  此外,印尼野生动物摄影界“创作”的较著名的不符合自然规律的摄影作品还有:摄影师迪尼埃的作品《母子蜗牛过河》、业余摄影师努努·里扎尼的《蜘蛛过河》、摄影师莱茜·塞巴斯蒂安的《青蛙背蜗牛》……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